官網
歡迎來到甘肅法制網!    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聞投稿   登陸   注冊
展開
展開
展開
展開
新聞爆料:0931-8156896
市州網群:
專業頻道:

當前位置:首頁 > 西部藝術 > 人物 > 正文

遺墨鄉音時入夢——當代著名工筆花鳥畫家莫建成的文化情

發布時間:2016-05-10 14:52:39  來源:  
  

 

  

 

  遺墨鄉音時入夢

  ——當代著名工筆花鳥畫家莫建成的文化情結

  本報記者 張平生 首席記者 何明霞

  題記

  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艾青

  2012年,莫建成攜近年來創作的數十幅工筆花鳥畫精品回到了隴西,在家鄉展出。

  人們醉心于他筆下精美藝術創作的同時,更被他在展覽前言中的一段話所感動——

  “《詩經》曰:‘維桑與梓,必恭敬之。’桑梓之情,縈繞感懷,其誰能忘?數十年藝海蕩舟,肇始于鞏昌;數十年丹青生涯,發端于南安;藝術之根,系于隴西。桑梓之山川滋養,文化熏陶,歷史養育,名人感召,使余窮畢生精力,潛心書畫,耕耘砥礪,苦心孤詣,未敢懈怠。共看明月思故土,一夜鄉心五處同。離鄉年久,然鄉音未變,鄉情未減,故園景觀,阡陌風物,野趣秋鳴,時常浮現眼前,凝于筆端,敷彩潑墨,以抒心志,以寄情懷。今從藝小有所成,乃攜鄉情一縷,心香一瓣,呈示于家鄉父老之面前,以報家鄉養育之恩,傾訴對桑梓濃郁深情。”

  殷殷情誼,系于桑梓,難舍情愫,寄于故土。是的,對莫建成來說,隴西,是他藝術之夢起飛的地方,是養育他的厚土,是他一生的情緣,是他魂牽夢繞的地方……無論作為一名畫家,還是作為一位研究者,無論作為一位文化的守候者,還是作為一名文化藝術的創作者,他的一生,他的藝術之旅,他的學術研究,他的文化情結,似乎都與隴西有著千絲萬縷難以隔斷的因緣,他的一腔情愫,始終屬于隴西,屬于桑梓,屬于這座歷史文化名城,屬于這方厚重的沃土。

  作為一名著名畫家,莫建成早已蜚聲畫壇,但他依然對家鄉的養育懷有一種感恩的情愫。他心里激蕩著一個夢想,那就是如何發掘、整理、發揚隴西厚重悠久的歷史文化。在他看來,這是一份使命,一份責任。

  4月28日至30日,紀錄片《書壇巨擘王了望》在央視《探索·發現》欄目中熱播。這部三集紀錄片的播出,引出了中國書法史上一樁公案——千年古帖流轉之謎。“閑來輕世界,醉里得真如”。醉僧懷素《自敘帖》——王了望《得懷素自敘帖》——莫建成發現《得懷素自敘帖》,引起了人們對王了望身世和其書法成就的再次追尋及探索。隨著書壇巨擘王了望的被關注,隴西厚重悠久的歷史文化也被更多的人所知曉。更多的人知道了王了望,知道了隴西,知道了甘肅。

  在紀錄片《書壇巨擘王了望》中,莫建成擔任學術顧問,整個作品正是以他的研究成果創作拍攝而成的。

  對于王了望,莫建成認為他“是明末清初甘肅籍著名書法家、文學大家。然囿于地域、官階、活動范圍及作品的刊印傳播等多種因素,其在書法、文學史上的地位也并不彰顯。……使王了望這位三百多年前的書法、文學大家長期湮沒于歷史風塵之中,而未能珠光煥然,這對于甘肅而言,實為憾事,對王了望本人而言,亦失之公允,對中國書法史和文學史而言,則是一種缺失。”

  他要彌補這份缺失,討回一份公允,使這位隴上書法、文學大家珠光煥然、奇峰凸顯。“還其本來面目,使其得以公允評價。如此,則平生愿望遂矣。”

  歷經半個多世紀,他的這一愿望終于實現了。

  從青年時代與王了望的偶然結緣起,他鍥而不舍地在這個領域跋涉著。終于在73歲時,將王了望推向了全國,甚至推向了國際社會,這距他第一次見到王了望真跡,已過49個年頭了。

  這一歷經近半個世紀的文化發掘之旅,可謂嘔心瀝血。支撐他一路走下去的,就是一份對家鄉的情愫,一份對文化的崇敬,對桑梓王了望的景仰。

  “隴西才俊,已然有遇;了望豐碑,莫非建成。”

  甘肅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部長連輯用這樣一副對聯評價莫建成持續了近半個世紀發掘、研究王了望的樸素情懷。

  “遺墨鄉音時入夢”。莫建成則如此形容這一文化發掘之旅,每每入夢,總有一種聲音在呼喚他,幾十年過去了,這聲音越來越清晰,由此開啟了他與王了望神交際會的不解之緣。

  “桑梓之情,其誰能忘?”正是這樸素的鄉情讓這位當代著名的工筆花鳥畫大家在繪畫領域之外孜孜以求,潛心于王了望的發掘研究,使王了望墨跡在湮埋300多年之后重新綻放異彩。

  回憶起當年王了望墨跡的發現過程,莫建成歷歷在目,記憶猶新。

  剝去蒙翳 綻放奇珍異彩

  1966年,“破四舊”之風席卷全國,文化系統首當其沖,隴西縣文化館干部多因家庭出身或與“四舊”有關被審查批判,莫建成因貧民出身,得以幸免,讓他可以埋首于縣志資料的整理之中。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故紙堆中發現了王了望的《得懷素自敘帖》真跡。他深深地為其卓越的書法造詣所折服,并開始了一次神交際會的旅程。

  從發現王了望墨跡開始,莫建成就有意搜集王了望的各種遺墨真跡。隨后,在破“四舊”全縣抄家送來的文物字畫中,他又翻撿到王了望中堂一幅。

  “運動”風波略淡之后,莫建成又發現了王了望真跡木刻對聯兩幅、題聯鐫刻之“蝴蝶石”一個。上世紀70年代,經朋友介紹,他分別從天水、靖遠等地用300元、400元的價格收藏了王了望三幅中堂,均為館藏書畫精品。“桑梓出此大賢”,莫建成心里感慨不已,倍感榮光。

  “文革”以后,莫建成更加專注于對王了望資料的收集。但凡聽說、看到有關王了望的資料,他都盡可能地予以搜集、摘錄。但終因史籍記錄極少,加之世事滄桑,能見到的存世作品十分有限。因缺乏資料,學術界對王了望的研究也停滯不前。“終在宮墻之外,僅得管窺,難述其全貌”,莫建成如此感嘆自己研究王了望的無可奈何。

  功夫不負有心人。2003年,一個偶然的機會,莫建成見到了坊間流傳的四冊王了望孤本墨跡,內容除抄錄前人作品外,還有王了望本人創作的詩詞、曲賦、文章、聯語等,足足有兩百多頁,歷經繁瑣和數年時光,他終于得償所愿,將其收藏。

  王了望的四冊手跡,對于莫建成研究王了望而言,猶如找到了“王了望研究之鎖鑰”,為其研究開辟了一個全新境界。

  其后,莫建成“日夜研習,時時品讀,嘆為觀止”。在整理研究王了望的書法作品時,很多字異常難辨認,需要翻閱大量古籍史料,莫建成手握放大鏡,伏案一頁一頁地專心研究王了望的四冊手跡,經常到半夜兩三點。

  盡管古稀之年研究王了望書法作品的艱辛常人難以想象,但莫建成對其書法藝術鐘情沉迷,陳舊的手跡、枯燥的古籍史料,伴著他度過了一個個漫漫長夜,史海徜徉,文山耕耘,竟也樂在其中。有時,耗時幾天廢寢忘食翻閱大量資料辨識出一個疑難字,會讓他欣喜若狂。

  在忘我的研究中,莫建成積累、掌握了豐富的資料素材。他覺得應該讓更多的人了解王了望,“王了望不僅屬于隴西故土,更是獨樹一幟的華夏書壇巨擘。時至今日,已到讓其剝去蒙翳、煥發珠光之時。”莫建成遂自費將一部全面反映王了望生平事跡、書法、文學成就的專著《王了望墨跡選輯》編撰成冊,付梓出版。

  2012年9月19日,由莫建成編著、線裝書局出版的《王了望墨跡選輯》首發式在蘭州隆重舉行。

  “功在當代、利在千秋。”人們這樣評價。《王了望墨跡選輯》的出版恰好呼應了甘肅建設文化大省、華夏文明傳承創新示范區的重大戰略。在全國引起了很大反響,并榮獲“2012年度全國優秀古籍圖書獎”。

  《王了望墨跡選輯》共六卷,裝幀精美,古色古香。全書在四冊手跡的基礎上,遴選輯錄了王了望的墨跡、遺文、題記、匾額等珍貴資料,刊布了莫建成數十年潛心研究王了望的最新成果,是一部關于王了望最全面的資料總集。全書立足第一手資料,耙梳典籍,正本清源,還原了王了望的生平事跡,對其文學藝術成就進行了全新評價,使這位隴上書法、文學大家終于撥云見日。

  《王了望墨跡選輯》是莫建成“胸懷故園、情系桑梓的恭敬之作” 。在莫建成看來,王了望的書法、文學成就如同“浩瀚的大海”,“聳立的山峰”,“他不僅僅屬于甘肅,也屬于中華民族”。出版《王了望墨跡選輯》,是想集中展示王了望的文學、書法藝術成就;厘清學界關于王了望生平事跡的一些不準確的說法;將前人和當代學者的研究成果加以收集和匯總,作一個階段性的總結,為今后的研究工作提供一些便利,把王了望研究推向深入。

  可以說,《王了望墨跡選輯》,飽含著莫建成的良苦用心。

  有人說,300多年后,王了望遇到莫建成是他的幸運。中華文化歷史悠久,未被發現和認識的文學家、藝術家,又何止王了望一人。

  在《王了望墨跡選輯》首發式上,甘肅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部長連輯建議,要運用好《王了望墨跡選輯》的成果,加大對王了望的研究宣傳力度,讓王了望從隴西走向全省走向全國。同時,他希望更多的人像莫建成一樣,努力挖掘和整理沉淀在隴原大地的、尚未被人們充分發現和了解的文化遺產,以此來不斷豐富甘肅的文化底蘊,為推動甘肅文化大發展、大繁榮,加快甘肅文化大省建設作出新貢獻。

  2014年7月,莫建成經過進一步校勘補充,又修訂再版了《王了望墨跡選輯》。《王了望墨跡選輯》出版和修訂再版發行,共計發行4000套、達24000冊,創下了我省近年來古籍出版的最高記錄。為了讓人們了解王了望、了解甘肅文化,弘揚甘肅歷史文化成就、促進華夏文明傳承創新區和文化大省建設,莫建成將價值150多萬元的《王了望墨跡選輯》修訂本,分贈給了省、市、縣三級百余家圖書館及44所高校圖書館。2014年全國文史館工作會議在蘭召開期間,莫建成給與會代表每人贈送了一套《王了望墨跡選輯》。來自全國的文史專家看到這套裝幀之精美、內容之豐富翔實、對王了望研究之深厚的文集時,無不對莫建成的研究成果所嘆服。

  搶救文物 甘冒政治風險

  如果說人類的歷史是一部放映中的電影,那么能讓我們短暫倒帶、回望過去時光的應該就是文物了。

  文物,既是漫漫時間長河中遺留下來蘊含人類智慧的珍珠,又是勾連幾個時代喚起今人真摯情感的橋梁紐帶。通過文物,今人能深切地觸摸到祖先們跳動的脈搏,也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們生命殘留的點點余溫。

  習近平總書記曾說,“歷史文化是城市的靈魂,要像愛惜自己的生命一樣保護好城市歷史文化遺產。”

  從某種程度而言,守護文物就是守護一個地方屬于自己的靈魂,就是守護一片土地對于自己文明最深刻的愛。

  保護文物,使之世代傳承,是每個人義不容辭的責任和義務。若干年后的今天,在隴西,人們談論起十年動亂中莫建成等人為保護文物進行的斗智斗勇的故事,無不向這些文物戰線的英雄們表示深深敬意。

  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肆虐,使一大批干部、知識分子和人民群眾受到虐待摧殘,蒙受不白之冤。在那個瘋狂的年代,年輕的莫建成出于對歷史文化的憐惜和珍愛,出于一份樸素的文化情懷,冒著政治風險,自覺擔當起隴西歷史文化保護者和捍衛者的使命。

  那個時期,從全縣收繳的文物典籍和書畫作品,都堆積在隴西縣文化館的院內準備焚燒。出于對藝術的熱愛和樸素的文化情懷,莫建成不忍這些文物字畫遭此厄運,“覺得燒掉可惜了” 。

  遂約幾個關系要好的工友,拉起500瓦的大燈,連夜翻撿,先后翻撿到宋代朱熹書法六條屏、元代趙子昂的工筆馬、明代仇英的仕女圖等名家書畫500余幅、圖書資料3800余冊。

  這么多文物字畫,在形勢異常嚴峻的1966年,要如何妥善保存?

  深夜,莫建成和工友還在商討對策。情急之下,他看到大型毛主席石膏像,一個念頭油然而生:“何不將書畫藏于毛主席胸像之內”。于是,他冒著極大的政治風險,將這些字畫藏于大型毛主席石膏像之中,與座基固定密封,將圖書藏于庫房隱蔽地方,使它們免遭荼毒,得以保全。而未能搶救出的書畫、圖書,次日便被付之一炬。

  “心痛之余,徒喚奈何。”莫建成回憶當時情景,仍覺心里隱隱作痛。

  那年冬天,紅衛兵破”四舊”沖上明代古建筑威遠樓,把樓上兩面題有“鞏昌雄鎮”、“聲聞四達”的大匾卸了下來,和威遠樓上的《修威遠樓碑記》及宋代的銅鐘一起,當做“封、資、修”的代表要砸毀。同時,還揚言要毀掉這座“封建氣十足”的鼓樓。莫建成和文化館的同事們得到這個消息后,火速趕到現場,在百般勸解無果的情況下,冒著“干擾運動”的風險,與紅衛兵談判。在一時無法毀樓的情況下,紅衛兵揚言要將兩塊巨匾劈碎焚燒。

  此時,天已經黑了。莫建成和工友們靈機一動,建議先把大匾“關押”起來,隔天再當眾焚燒。最終,紅衛兵同意了,散去后,莫建成趕緊召集要好的工友,連夜商量如何才能保護大匾不受損壞,又能讓紅衛兵滿意不再糾纏。

  “這個容易,我用推刨一推就行了。”張木匠說。

  “不行,字推沒了,留個木板有何用。”莫建成立即否決。

  “家具做好以后要用膩子,就用它抹平,將來要用還可以弄掉。”油漆工董勤學建議道。莫建成覺得這個主意還不錯,但還是心存疑慮,不怎么放心。

  “我看把做毛主席標語牌的三合板釘到匾上面,再刷上紅漆。”張木匠又建議道。

  幾經商量,大家一致覺得這個辦法好。于是,把三合板釘在了牌匾上,刷上紅漆,莫建成用宋體字在正面寫上“毛主席萬歲”,背面寫上“人民萬歲”。第二天,紅衛兵示威游行到威遠樓下,樓上突然鞭炮齊鳴,“鞏昌雄鎮”、“聲聞四達”的牌匾一夜之間變成金光閃閃的“毛主席萬歲”、“人民萬歲”。就這樣,這兩塊牌匾被妥善保護了下來。

  用同樣的方法,三塊清代修葺威遠樓記的臥碑,上面抹上白灰紙漿、刷上紅漆,也寫上革命口號被保存了下來。

  在那個特殊的年代,莫建成斗智斗勇,冒著生命危險保護文物的事跡不勝枚舉。藏于東大街臥龍寺夾墻中的檀木佛像、清代著名書法家黃自元的對聯、元代八思巴文千戶將軍印等一大批文物也在智慧的守護下完好無損地留存了下來。

  在莫建成接任隴西縣文化館館長之前,縣文化館存有的文物僅有230件,且沒有一件是上等級的,大都是土改時期上交的香爐、花瓶、煙槍等。在他當館長的二十幾年中,收集文物一兩千件,其中上等級的文物80余件,圖書、書畫不計其數。莫建成經手的文物千余件,每件文物背后幾乎都有一個故事。春秋戰國時期的青銅器、玉器,漢代精美的銅釜、青銅劍、彎頸蒜頭銅壺、弩機,宋代瓷碗、瓷盤,元代琉璃舍利塔等,這其中不乏現收藏于省博物館的馬家窯尖底彩陶瓶(國家一級文物)等珍貴歷史文物。正因為這些少見的文物沒有流失,保存完好,如今,隴西縣已成為全省館藏文物大縣。

  這是一段特殊的歲月,一段充滿風險的文物保護歷程,一件功德無量的壯舉。今天,當人們參觀隴西縣博物館,看到一大批歷經浩劫得以留存的珍貴文物時,無不感嘆這些文物背后保護者的勇敢與智慧。

  享譽畫壇 報效桑梓不止

  莫建成作為我國當代著名的工筆花鳥畫家之一,他不僅在工筆花鳥畫探索方面作出了卓越貢獻,更是一名有著強烈責任感、使命感的學者、文物傳承保護者、慈善家……

  他是蘭州大學、西北民族大學客座教授,甘肅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館館員……曾先后為印度洋海嘯、汶川大地震、南方發大水、舟曲泥石流、岷縣漳縣地震及臨洮雙聯活動以及助殘義賣等共贈畫達200多平尺。

  他長期以來情系桑梓,傾心公益文化事業。先后出資搶救、維修隴西省級文物古建筑保昌樓,現在正在修建隴西詩書名家碑廊、祈福殿等配套設施,給隴西圖書館捐贈各類圖書價值達30余萬元。

  很多認識莫建成的人都不理解,作為一名藝術成就極高、享譽全國的著名畫家,為何不安度晚年,而是把大量精力花費在研究歷史文化上,甚至如此忙碌到廢寢忘食的境界?

  為什么?在這位長期工作在文化藝術系統的畫家心中,沒有為什么。在他看來,功名利祿都是虛的。對他來說,能在有限的生命里多做點實事才是作為一名文化人和藝術家的使命。

  上世紀70年代,他看到一幅上世紀60年代刊印的邊景昭的《雙鶴圖》,便為之傾倒,奉為圭臬。

  “這甚至促成了我由人物畫向工筆花鳥畫的轉向,開啟了我又一段新的藝術旅程。”莫建成如此說。

  自那時起,邊景昭的畫作,一直是莫建成習畫生涯的良師益友,時時觀瞻、揣摩、品鑒,越是如此,越覺得其藝術造詣為一時代頂峰,堪稱花鳥逸筆,翎毛妙手。

  但是,在學習借鑒邊景昭的同時,莫建成卻發現了一個問題,發現了又一個遺憾。在翻檢有關敘述、評價、介紹甘肅和隴西歷史文化的書籍和文章中,發現經常被列舉的眾多隴西籍的大師巨匠里,卻遺漏了邊景昭這樣一位重量級的人物。之所以出現這種現象,是因為關于邊景昭的籍貫存在一些爭議。既然有爭議,就有探究的必要。在莫建成看來,“我們既不掠人之美,也不可妄自菲薄,一切都需從歷史的真實出發,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以確鑿的史料文獻為依據,推導出準確的歷史結論。唯其如此,才能持論公允,立論有據。”

  莫建成便從歷史典籍中查找依據。在他豐富的藏書中,有一部影印版的乾隆欽定的《石渠寶笈》。它著錄了清廷內府所藏歷代書畫藏品,匯集了清皇室收藏最鼎盛時期的所有作品,共計54函、250余冊。而負責編撰的人員均為當時的書畫大家或權威書畫研究專家。

  在翻閱《石渠寶笈》時,莫建成看到了記載邊景昭的史料,其中有許多重要的發現。在這部書中,對清廷所藏的邊景昭的畫作,有多處記載,莫建成抄錄、翻閱大量史料以及《中國美術家全集》《辭海》等資料,悉心研究,發現一個重要的信息,即邊景昭題畫落款時,多稱自己為隴西邊景昭,或隴西邊文進,文進為邊景昭字。由此看來,邊景昭多幅作品落款署名時,將籍貫隴西置于名字前。現見諸于史籍的邊景昭的其他多幅畫作,都是這樣的題款。

  莫建成日以繼夜、潛心研究,翻閱大量史料,古稀之年付出了難以想象的艱辛。通過對古人畫作、文獻的翻檢、比照,他發現,古人在著述、作畫、題字時,有將自己的籍貫置于姓名、字號之前的習慣和通例,這種習慣和通例一直沿用至今。最終,莫建成以確鑿的史料文獻為依據,證明了明代畫家邊景昭為隴西人,這為自古名家輩出的隴西又增加了一位令后世敬仰的重量級的大師巨匠。進而,他又對邊景昭的生平和藝術成就作了進一步的梳理和評價,撰寫了《翎毛妙手花鳥神筆——明代隴西畫家邊景昭再認識》的長篇論文,發表于《甘肅日報》2014年5月7日的《人物》欄目中。此文一出,立刻引起廣泛影響,人們認為莫建成的這一項成果,既是一次新發現,又是一次再認識,具有一種匡正、立論的意義,讓人感佩,也讓人恍然,為甘肅在中國美術史上增添了一顆耀眼的明珠。

  受編著《王了望墨跡選輯》和辨析邊景昭籍貫的啟發,莫建成將目光再次投向了隴西厚重的歷史,投向了更多的隴西籍歷史上的名家,特別是那些在文化藝術領域足以彪炳史冊、令后世敬仰的大師巨匠、名流才俊。

  莫建成著手編纂《隴西詩書畫名家作品集》。在他看來,“在一個地域的文化種類中,詩詞、書法和繪畫無疑具有一定的標示意義,彰顯著這個地域的文化特征,集中體現著這個地域文化的某些特有屬性。隴西歷代形成的詩書畫方面的珍貴遺產,也必然激勵和影響著后世隴西人的審美取向和民風養成。詩詞書畫,已經成為隴西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成為隴西綿延不絕的文化傳統的標示。”正因為如此,莫建成再一次投身到這項回報桑梓的浩繁工程之中。為了挖掘、整理、考證、研究歷史上所有隴西籍名人的作品,他沒白沒黑,翻閱整理大量資料時,為尋找宋元時期隴西籍名人的作品,他不辭辛勞,翻閱省志、縣志、地方志、通史等史料,沒有發現任何線索。遂又翻閱了《全宋詞》及《全宋詩》72冊5萬多詩人的100余萬首詩作,結果也沒有發現一首隴西籍作者的詩作。這樣的歷史空白,讓人遺憾,但發現這樣的歷史空白,同樣需要辛勤的汗水。對于這樣的空白,莫建成有過深深的疑惑,但也推演出令人信服的歷史假設。期間甘苦,只有他自己可以品味。

  大量的閱讀、深度的研究,莫建成挖掘、整理、考證、點評了200多位歷史上和近現代具有代表性的隴西籍詩、書、畫名家的作品,自費編著,在國家級出版社出版了《隴上詩書故園丹青——隴西詩書畫名家作品集》一函四冊,其具有極強的歷史性、學術性及文獻性。這無疑又為家鄉樹立了一座文化碑石。

  “綜合性地將一個地方的書法、詩作、繪畫等具有代表性的作品篩選出來,加以考證點評,編輯出版,這是一項非常繁雜的工程,工作量極其巨大。”莫建成回憶道。

  說起如此嘔心瀝血挖掘發揚隴西歷史文化的情結,莫建成說,“樹上花兒開了,結果了,那是根的延續。”“當我離開隴西,聽到悠悠山歌傳來,不由熱淚盈眶。”緊接著,他話鋒一轉,“鄉情!正是以這種樸素的鄉情為支撐,才有了擔當,才有了對家鄉的感恩。”

  如今,他又精心籌劃主持反映絲綢之路上下兩千年,縱橫上萬里的《敦煌印象·絲路虹霓》巨幅畫卷的創作,這是他站在另一個高點上,謀劃已久的又一項浩大工程……

  在推動實現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背景下,以莫建成為代表的眾多畫家,更上一層樓,在華夏文明傳承創新區建設和借力國家“一帶一路”偉大構想中,共同描繪著傳承、創新甘肅優秀文化的宏偉藍圖。

  一方厚土,孕育著悠久的歷史和不朽的文明。如今,這古老的文明被傳承著、創新著,文化的淳香厚味,在隴原綿綿飄散,熏陶著一代代隴原兒女。

  綿綿不絕的鄉情,牽引著人們,去回報桑梓,去擁抱沃土……

責任編輯:楊燕

更多相關新聞及資訊請關注

  • 法治甘肅網官方微信
  • 法治甘肅網官方微博
  • 法治甘肅網頭條號
  • 法治甘肅網APP
北京pk10开奖结果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捷报 买彩票一个月5元都没中 福建快3 吉林快3奖金规则 网络知名小说家赚钱吗 60彩票是官方的吗 彩名堂app在哪里下载 福建时时彩最新88期 11选5杀号必开技巧 包头同城麻将一口香 腾讯麻将怎么开房间 贵州快3 黑龙江11选5组选走势图 排列三中奖投资计划 华阳彩票苹果 云南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