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網
歡迎來到甘肅法制網!    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聞投稿   登陸   注冊
展開
展開
展開
展開
新聞爆料:0931-8156896
市州網群:
專業頻道:

當前位置:首頁 > 西部藝術 > 人物 > 正文

匠人·藝人·文人

發布時間:2016-05-10 16:10:24  來源:  
  

 

  書法家的三重身份:匠人、藝人、文人

  李逸峰

  書法自古有之,但書法家卻是現代人的稱呼。當代的“書法家”已經成為一種名頭,掛上這個名頭似乎果真就是書法家了,不管會不會寫字,懂不懂審美,有沒有文化,只要動過幾天毛筆,似乎就可以送他一頂“書法家”的帽子。別人不送,就自己戴上,還可能到處招搖撞騙,真是危害不小,不僅危害書法圈子,更重要的是污染文化園地。據說,前段時間西安有人搞了行為藝術,將許多偽書法家的“大作”當做垃圾掃地出門,雖然有點過頭,但對企圖混入書法界冒充“家”的各路人等還是一個警醒。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當今書法界的各路人馬開始涉足文化,或進修于各大高等院校,或參加各種文化補習,或拜師學習詩詞格律;而文化界、政界乃至商界的各路人士都想進入書法家的隊伍,大概因為書法界活得輕松、活得自在,或者想借書法之名辦些與藝術毫不相干的事情,貌似更有風雅,實乃動機不純。

  于是,“書法家”儼然成為書寫者的常態稱呼,無怪人們會驚呼:在書法領域當“家”太容易了!

  實際上,書法家應該具備三重身份,即匠人、藝人與文人。按理說,許多門類的藝術家都應該具備這三個身份,獨獨拿出書法家說事主要基于兩點:一方面,自視甚高的書家們不愿戴上“匠人”與“藝人”兩頂帽子;另一方面,當今的書家又有幾個真正具備了文人的身份?

  匠人:對工具的熟練使用是書家必備的技能

  “匠人”一詞并無貶義,不要以為此詞是對書法家的褻瀆。匠人的功夫在于按照規矩與流程熟練地使用工具,制作出精美的器物。《莊子·天道》記載“輪扁斫輪”的故事,輪扁是斫輪的匠人高手,能用刀斧砍木制造車輪,“行年七十而老斫輪”,表現出精湛的技藝。這位著名的匠人憑著經驗,能做到“不徐不疾,得之于手而應于心”,雖然“口不能言,有數存焉于其間”。可見,匠人的高明在于熟練的技巧,在于豐富的經驗,匠人立足于對工具的準確把握與熟練使用,最終只能進入到心手相應的實踐層面,“口不能言”,沒有理論,也并不妨礙他斫出巧妙的車輪。但匠人的局限也正在于此,憑著經驗只能不斷地復制,而很難有效地創造。著名作家梁衡寫過一篇叫《匠人與大師》的文章,說:“匠人在重復,……一個匠人,比如木匠,他總在重復做著一種式樣的家具,高下之分只在他的熟練程度和技術精度。”但匠人是大師的基石,只有具備匠人的基礎,才有成為大師的可能。梁衡說:“魯班最初也是一名普通木匠,當他在技術層面已經純熟,不滿足于斧鋸的重復,而進軍建筑設計、構造原理時,就成了建筑大師。”

  從事書法學習的過程,基礎性的工作在于對工具的準確把握與熟練使用,只有對筆墨紙硯有了切實的掌握,能做到充分發揮這些書寫工具的性能,深入領會制作這些工具的能工巧匠們的智慧,物盡其用,才有可能成為一名出色的書寫者。在書寫工具的使用中,又以毛筆的使用最為關鍵。趙孟頫認為:“書法以用筆為上。”自古以來,對筆法的探求一直是古人十分糾結的事情,據大量的書法文獻記載,筆法從來就“秘而不傳”,以致有鐘繇盜韋誕墓得《筆勢》一書之類的傳說。可見,古人對毛筆這一工具使用方法和技巧的重視與保守。實際上,書法學習中,如果不能理解毛筆使用的原理,不能正確、充分地發揮毛筆這一工具的性能,是難以進入書法的堂奧的。東漢蔡邕說:“惟筆軟則奇怪生焉。”毛筆具有軟的性能,要發揮好這一性能,才能創作出多姿多彩的書法藝術。不知有多少人不懂得用筆,一直只能徘徊于書法的門外,不斷重復著書寫的錯誤而不自知,悲哉!對工具尤其是對毛筆正確、熟練地使用,是書家必備的基本技能之一。

  藝人:對漢字書寫的藝術加工是成為書家的關鍵

  按照傳統的認識,“藝人”一詞似乎也并不中聽,但實際上并無貶義。《尚書》“立政”篇云:“大都小伯、藝人、表臣百司。”晉代葛洪《抱樸子·行品》解釋“藝人”:“創機巧以濟用,總音數而并精者,藝人也。”今人樂于將“藝人”美化為“藝術家”,以提升其身價與檔次,卻又濫用了“家”的表意功能。但藝術家必然具備藝人的基本素質,杰出的藝人理應稱為藝術家。

  美學家們分析,藝術家與常人有著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藝術家必然是一個“詩性主體”,這一“詩性主體”的建構取決于三個方面:首先,包括人類良知、戀美情結等等在內的心理結構;其次,具有出色的想象力與奇異的靈感、生命的詩意與智慧以及獨特的人生經驗與情感歷程;最后,具備對藝術形式的天才感覺與準確表達的能力。《美學原理》(克羅齊)這是一個由內而外的復雜結構,這種結構本身有著很高的要求,作為一個藝人,應該朝著這樣的方向與目標努力,不斷完善自己的心理結構,積累經驗,培養情感,發掘自己善于創造的靈感與想象力,并憑著天才的感覺與匠人的技能將自己內在的智慧與情感充分而準確地傳達出來。書法家應該就是這樣的“詩性主體”,既要有審美的眼光、經驗與心理結構,又要有藝術創造的感覺、智慧與表達的能力。

  文字學家靜態地面對漢字的結構,他們關注的是漢字的“構型”問題,而書法家面對的是漢字的造型,可謂“型由人造”。漢字書寫是一個能動的動態過程。一幅作品中,漢字的形體在遵循結字法則與作品章法的前提下,任由書家擺弄,不同漢字姿態各異,相同漢字亦各有不同。漢字的形體在書家的筆下變得生動,書法的妙處正隱含在字與字之間神奇的組合中。在尺幅有限的空間內創作出讓漢字姿態萬千,節奏合理,并能有效地組合在一起,表達符合創作者審美理念、心靈情感的精美作品,那便是高明的藝人。

  文人:傳統文化是書家成長與發展的土壤與根基

  書法家最怕別人譏為寫字匠,然而,只是停留在“匠人”的技術層面,那便只能以匠人視之。按理說,書法家應該是文化人,但當今偽書家太多,寫字匠倒是不少,因此我們倡導書法家要多讀書、善讀書。于書法學習而言,讀書與寫字,皆不可偏廢。

  有人說:寫字者不必太讀書,讀書無益于寫字,反而占用寫字的時間。似乎有理,因讀書優良者未必寫字優良,誠然,反之亦然。讀書本不必然關聯寫字,因讀書之目的不在寫字;寫字亦不必然關聯讀書,寫字之目的亦不在讀書。然而,寫字豈只是寫字之技巧?漢字之美又豈只是存于外在之形?知曉寫字之理方可謂之書法,不讀書何以明白書法之法?東坡云:“我雖不善書,曉書莫如我。”曉,需要知識,更要智慧。知識足可稽古,智慧利于出新,讀書多者知識必夥,信息必廣,眼界必寬,智慧于是乎出。又,書法一途,實為洞開傳統文化寶庫之一方便法門,自此門戶入,書山學海,可得圣賢智慧而寶之。寫字可資讀書,理在于斯。況且,讀書寫字共同旨歸在于完善自我,涵養內心。內心枯槁者,筆頭必不溫潤;人格豐贍者,文字常不淺薄。內心滋必潤于外,書法藝術、學問文章即為外化之表征。故可于楮墨間充盈文氣,可于文字內彌漫墨香,更可于舉止中顯露從容,于思想中蘊含智慧。讀書寫字,當為生活方式,當為交游因緣,當為提升自己與裨益社會之根基、動力與支點。

  讀書不決定寫字技能的好壞,卻影響書寫者創作品位的高低。古人說,最怕惡札。此惡并非關乎善惡之惡的道德評價,其實指向惡俗之惡的審美要求。不讀書則作字俗,黃庭堅明確提出“俗”為書法學習中第一病。他說:“學書要需胸中有道義,又廣之以圣哲之學,書乃可貴。若其靈府無程,政使筆墨不減元常、逸少,只是俗人耳。余嘗為少年言,士大夫處世可以百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醫也。”(《豫章黃先生文集》第二十九)。讀書怡情,讀書養志,通過讀書獲得靈感,生出創造。若與古人交,唯于書中見,圣哲的智慧經歷時間的檢驗,得到后人的推崇,能為社會所接受,必定符合自然的法則與人倫的標準。古人的情懷實際上與平常人無異,只不過古人能述之以文,明之以理,曉之以道。讀書,在于入乎情,達乎理。孔子云:“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游于藝。”藝在圣哲眼中,是“游”,非“志”亦非“依”與“據”。“游”之依憑在于心志,在于德行,讀書的目的不在寫字,在于厚其德,強其骨,導其行。歐陽修說:“立身以立學為先,立學以讀書為本。”《山谷題跋》中見黃庭堅評價蘇軾《卜算子》詞:“語意高妙,似非吃煙火食人語。非胸中有數萬卷書,筆下無一點塵俗氣,孰能至此!”此處將“胸中”與“筆下”并舉,卻不可否定山谷對“萬卷書”之于“塵俗氣”作用的深刻認識。讀書以立學,立學以立身,之后始可與言“游于藝”。“藝”之高妙前提是涵養明凈的內心,可貴的品質。弘一大師39歲出家,篤志于宗教,自覺接受高貴心靈的滋養,于佛教經典中“廣以圣哲之學”,又半生持戒甚嚴,諸多藝事盡將拋卻,唯把書法一門保留下來。在他看來,書法也是修行的方便法門,借助書法不僅可以修養內心,更可以弘傳佛法,饒益眾生。他的筆下“無一點塵俗氣”,這不是內心澄凈的表現是什么?

  寫字反過來也有益于讀書。書法作為漢字書寫文化的集中體現,完全稱得上是中華傳統文化的典型符號。這個符號有文學的內容,有哲學的思考,有藝術的審美。透過書法,我們還能看到古人在漢字創造中充滿的智慧。甚至通過書法的實踐,能體會到古人讀書寫字的思想與情懷。今天,拿起毛筆寫字的人,已經顯得挺然秀出,如果能好好讀書,必將很雅很美,內心寧靜和諧。當然,不讀書難以領略古人的才情,也無法依止古人的思想,想對書法作藝術的審美關懷,恐怕只能顯得膚淺甚而曲解。故此,讀書于書寫者而言可謂不可或缺。但各類著作浩若煙海,且良莠不齊,古人告誡我們,擇書須經典,讀書要得法。

  擇書須經典。今人擇書而讀多有急于事功的心態,常將書法技法類的書籍視為度人金針。因為這些書講技術,在這個技術至上的所謂“工具理性”時代,誰的拿來直接有用就信誰,造成的直接結果便是思想膚淺,認識簡單,缺少判斷。這些書不是不可讀,只是得看寫書的人是否真的自己已經弄明白。如果作者自己都不明白,豈不將你越說越糊涂?再者,從讀書到實踐需要智慧,這種智慧并非從技法書中自然流出,而是需要借助哲人的頭腦,站在“道”上對“技”作出指導與判斷,才能有效地轉化為自己的實踐能力與認識能力。哲人之“道”全在經典之中。

  讀書要得法。當前書法高等教育一般將與專業直接有關的古漢語、詩詞學、文字學、美學等課程作為基礎課,旨在解決文化根基的問題,引導學生在專業學習的同時不能忘記根在哪里。從傳統文化視域觀照書法,將書法置于整個大的文化語境之中,發現書法是一棵樹,文化是土壤,土壤多厚實肥沃,這棵樹就將長多大多高。同時,越是深入這層文化的土壤,越是感覺到傳統的博大深廣與個人的狹隘淺薄。虛心讀書,用心讀書,多讀經典,庶幾可乎!朱熹兩段話說得很好:“讀書之法無他,惟是篤志虛心,反復詳玩,為有功耳。”《學規類編》又說:“讀書有三到:心到、眼到、口到。心不在此,則眼不看仔細,心眼既不專一,卻只漫浪誦讀,決不能記,記亦不能久也。三到之中,心到最急。心既到也,眼口豈不到乎?”《訓學齋規》虛心與用心,讀書好,寫字也能好。善讀書、寫好字,才是文人。

  (李逸峰(1972- ),男,湖南隆回人,書法學博士,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博士后,西北師大書法文化研究院副院長、副教授、書法學科帶頭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

責任編輯:楊燕

更多相關新聞及資訊請關注

  • 法治甘肅網官方微信
  • 法治甘肅網官方微博
  • 法治甘肅網頭條號
  • 法治甘肅網APP

相關文章

  • 匠人·藝人·文人(2016-05-10)
  • 北京pk10开奖结果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cctv一5直播在线观看 二分彩 一定牛彩票网 甘肃11选5开奖查询 足球比分下载逛球街好 广东快乐十分技巧及规律 山东福彩20选5开奖直播 美女麻将2单机版下载 当一个城市旅游发达的时候怎么赚钱 地下城与勇士最新版本赚钱 娱乐场所沙发 杠杆借力空手赚钱 黑龙江6+1 二肖中特期期1 安徽25选5开奖视频